/ 随笔  

《梦澈山雪》

山腰小屋中,火炉烧的很旺.

已经全然不记得我在这里睡了多久.

长长的藤椅被炉火照得金黄,暖暖的.窗外似乎有风琴的声音,我裹着厚厚的冬衣,推开门去寻.

霜触碰到脚底,化成一路足迹.抬头寻去,似乎是东欧大叔,他停下手中的风琴,对我报以微笑,和善与安详在双颊的红与哈出的白雾中晕染开来.

眺望.远方是没有尽头的山雪.

山下有一颗湖泊.碧蓝而深邃,偶尔去湖边喝水的牛羊波动一层一层涟漪,是伊人双眸,脉脉含情.却又缀着几分冰冷.

顺着山雾,寻到山腰,土壤湿漉漉的.青苔懒懒的趴在上面,供羊羔们食用.瞥见几只海鸥,在高处互相叫着,时而掠过低洼的泥地叼走几粒小雨.我想摄下这一幕,却怕工业品在这中显得突兀.只能极目远眺,尽情呼吸在这天地间.

瞧吧,多曼妙的天啊.山雪慢慢爬满山峰.冷峻的指着天空.太荒唐了,伙计,这天居然宛若深空,没有太阳却昼如白日.

漫天的繁星,耀眼而璀璨.抬起手想抚摸天空,却远至光年之外,可又近如水银珠,纯粹而浮躁.它们静静地待在那儿,眨着眼高傲的俯视万象.

羊羔慢条斯理咀嚼鲜草.路过的小跳蛙欢快的寻觅着飞虫.绣针般大小的鱼儿们在浅水洼里吐着泡泡.

我端着一杯茶.却不记得这是哪儿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