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随笔  

《红裙与围裙》

1
我倾慕于她的红裙,也盼系上彼此的围裙.

「论温柔」

“我想做一个温柔的人,所以我把这不必要的胜利让给你。”

「论思维」

思维最大的好处,在于它能让任何事情只给你带来正面的影响.

「论灵魂伴侣」

灵魂伴侣,求之不得是常态。
哪里真有那么多相似有趣的灵魂呢。
很多时候“灵魂”只是当代人用来为自己不洁的行径开脱的一个借口罢了。
纵使有,许多对“灵魂伴侣”的夸赞其实只是变相的欣赏自己。
好的伴侣其实应当是求同存异的,假若能理解对方的异处.新鲜感也便源源不断.
双方都把持着包容的底线,所以才能敞开心扉的表达自己.
而不会像“灵魂伴侣”一样,在发现彼此的差异时感到尴尬与狼狈.
正如你哪怕不认同我这段话,但我依然爱你.

「论婚姻」

新时代的婚姻,应当淡化嫁娶的观点,这会帮我们省去很多麻烦。
婚姻是两家人的融合,结晶出我们的温馨小家.而不是商品般的交换与索取。
丈夫与妻子自古以来有着自己需多承担一些的部分,但也不是理所当然,更不是勒令对方的理由。

「论丁克」

假若是有着明确的事业规划或者崇高人生追求,丁克的确不足为奇甚至令人仰慕。
可若只是为了短期的逃避责任、不愿承担,那的确是有些自私与不堪了。
不过生育子女不应该操之过急,在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后,再去孕育后代,帮助他们实现价值才是值得推崇的。如果只是为了完成任务,被大潮流拥着挤着去生儿育女,也只是害人害己。

所幸的是这种思想还仅仅只是广泛存在于年幼一代的单身男女之中。

「论争吵」

大大小小的争吵,似乎令人有些享受争吵的感觉,是在肾上腺素飙升的同时将两人的观点合并为一致.这个过程迅速而曼妙. 正应了那句诗——凤凰鸣矣,于彼高岗.
许多爱人们害怕吵架,所以在许多原则性的细节和分歧上选择忽视和妥协.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短视呢.争吵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原则和底线.

「论情绪」

一个人独身的时候,情绪只是自己的事情,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情绪却能轻而易举的蔓延.悲欢喜乐无常,历经几番沉浮后,幡然醒悟,其实解决情绪最好的办法,应当是理解每一种情绪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.
正假若你为不近人情的上司而愤怒,那我就同你一起愤怒,同你一起吐槽,甚至大声叫骂.我爱你,所以我同你一起享受这些情绪.

「论审美」

男人们都喜欢初恋般的清纯,仿若白月光.可是又无人能拒绝性感风骚的女子.可前后者的心境却全然不同.
惊喜的是,我倾倒在你的世俗下,你也是我的白月光.

「论事业」

曾经以为爱人之间事业的互帮互助就是像在职场里一样->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,不断push,理性到底.
其实她只需要一个安慰,一个拥抱,一个吻,让她坚定走下去的信心罢了.
外面的世界里绝对的理性已经够多了,不要让情人间的甜蜜也时刻保持着戒严的理智.

「论结果」

曾把“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刷流氓”视为真理,可思索之后发现,
就算以结婚为目的又如何呢.没有能力承担婚姻的年纪里,去构想虚无缥缈的未来.。
或许不是负责,而是幼稚。
在每件举足轻重的事情中,最无用的就是结局。